点击收藏后,可收藏每本书籍,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

第一章 又是穿越

盗香(第二部) 楚隐 6534 2022-12-01 19:03:04

西子湖一战,几年后,蝴蝶谷。一身优雅公子长衫的楚非云,一手搂着风华绝代的碧清妍,边走在天桥之上。

如今的魔后碧清妍,早已与往日不同,天生丽质的她,配上那为人妇的独特风韵,一颦一笑间,便能把楚非云给勾得神魂颠倒。有了爱情的滋润,碧清妍更是容光焕发,那种雍容华贵的气质韵味,直摄人心魂,高贵的威仪,即使那些太后皇后也有所不及。

“夫君,今日唤妾身来,是不是已经准备妥当?”一身宫装的碧清妍半靠在自己男人怀中,轻柔地道。她秀发于脑后高挽成髻,有凤簪珠钗所饰,绝美的脸蛋,淡妆轻抹,那一点诱人的朱唇,宛如天神雕刻。

她高挑的身材,经过丈夫的滋润,更显丰腴动人。“是啊!”楚非云点点头,道,“说起来,为了布置那东西,居然花费了近半年的时间,还真夸张!”“那以夫君之见,是否成功任?”碧清妍浅浅一笑道。

楚非云呵呵一笑,乐道:“这可是张三丰张真人所传,自然是没有问题。今天全部都准备好了,所以特地来找你一起去试验一下!对了,其他人呢?”(看精彩成人小说上《插久网》:https://x9wang.com)

“姐妹们都去了须弥峰!你这天道无极宗的大掌门做个甩手掌柜,只能辛苦姐妹们替你打理了!”碧清妍佯装叹息道,只是那双翦水眸子,含情脉脉地瞧着这个比她小很多岁的丈夫。有的时候,她真的怀疑自己在做梦,几年前她绝不会想到自己会依偎在一个小男人的怀中。

楚非云摸摸鼻子,干笑一声道:“我之前不也努力工作了么,而且晚上更是鞠躬尽瘁呢……”一开始那话还正经,说到后半句,就有些放肆起来。不过碧清妍非但不恼,反而眼神娇媚地横了他一眼,才缓缓道:“不过夫君的武神名头确实很响,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!”自从西子湖一战后,楚非云便着手重办天道无极宗。

当然,麻烦自然不会少,可是楚非云以自身的实力,硬是大败不少武林高手,同时还与少林武当等大派拉好关系,举办了华山论贱(哦不,是剑!之类的交流大会。所以,凭借他那超越寻常武学境界的实力,很快就在武林中坐稳了位置。

说起来,还有一件尴尬的事,那就是楚非云的势力大增,隐隐有统率武林各门派的雄姿。所以自然与飘渺心阁有了摩擦,当时楚非云碍于柳月琴,没有发难,但是对方却加大力度,以求巩固自身地位。

这下就惹恼了武神,柳月琴无奈干脆甩手不管,只希望楚非云不要太为难心阁。结果是,武神光明正大挑战飘渺心阁阁主,胜负倒无人知晓,不过自那以后,飘渺心阁倒再没有与楚非云他们有过摩擦,心阁与天道无极宗甚至变得关系密切起来。

楚非云带着碧清妍往后山而去,那里有蝴蝶谷的秘洞,别有洞天。这奇特的洞府内,空间极大,两人穿过厅洞,来到一间偌大的石室中。

只见室内,有一块祭坛般的高起平台,且其上刻有古怪的纹路图案,犹如一门阵法。在这个阵法周围,在一些阵脚阵眼位置,还有一些附着灵气的高品质玉石。

在楚非云二人面前处,则设置了一个小的石制控制台,正好与地面所刻阵法的阵门相连,控制台上也镶嵌着玉石,而且排列有序,错落有致。“夫君!这阵法真的可以让人进入另一个世界吗?”碧清妍看了看这阵法,忍不住有些担心地道。

“别担心!这套阵法是张真人教授的,他可是神仙人物!我花了不少时间去研究,才明白这阵法。我好不容易才搞清楚,利用科学来解释,就是依靠三维坐标法,来确定一个立体空间点的位置,也就是点对点的传输!张真人说我修为还远远不够破碎虚空,所以得借助这奇门阵法,引用天地之力,才可破碎空间,去另一个世界!”楚非云在利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,就将天道无极宗重建,然后他就开始陪伴自己的爱妻美妾,分外逍遥,时间一久,他也开始思念自己原来那个世界。

张三丰离开前,有传授自己一套阵法,说是可以助自己返回原本的世界,所以楚非云耐不住,就开始研究起来。用了半年时间,总算是成功了,如果真的可以回到自己原本那世界,只需要再找处灵气充足之地设置阵法,便可连接这里的阵法,制造出一个往返通道。

楚非云自然有了打算,以后还可以带自己的一众老婆们去现代世界过过瘾。当然,楚非云也交代了自己的来历,当时还真把众女给吓了一跳。

不过此时众女与他早已夫妻情深,就是楚非云说自己是火星来客,她们也无所谓了。碧清妍见楚非云信心满满,倒也安心了下来,她们这些姐妹对楚非云的计划了若指掌,不过因为本门派还有不少琐事,所以先去帮他解决了。

碧清妍因为功力在众女中最为高强,所以便让她留下,辅助楚非云,以防意外。“应该没问题了!”楚非云自言自语道,随后就站入阵中,将手按在控制台的中央。

碧清妍目光灼灼注视自己的丈夫,出言道:“小心!”点了点头,楚非云调动起自身的真元,顺着手掌,流入控制台中。立刻引起那些玉石发生变化,产生淡淡的荧光。

不消多久,便传递至脚下的阵法,阵眼阵脚处的玉石也散发出光芒,阵法纹路中,仿佛有水光流动,一时间,光芒大涨,奇异的光辉笼罩住整个阵法。楚非云信心十足,却忽略了一个小细节,那就是输入的真元量。

由于真元是高于真气的一种能量形式,所以楚非云曾经试验过。不过毕竟无法像电脑般精确,所以微微有些偏差。

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这样一来,使得阵法的力量范围扩大。站在不远处的碧清妍,只觉得一阵强大的吸引力,连她凝聚功力也无法控制娇躯,一下子被吸进其中。

只可惜,楚非云此时不知道碧清妍也被吸入,因为他整个人沐浴在七彩神光,身体仿佛分解成无数颗粒般,消散于光芒之中。碧清妍因为是后来被吸入,比楚非云慢了一步,也身体分解成无数光粒消失。

奇幻的华光犹如闪电般,一闪即逝。整个石室,重新恢复原样。

朗日当空,一座树林茂密的山上,突然雷声一作,空中奇光乍现,从中突然落下一道人影。由远及近,正是楚非云。

他双目紧闭,迎面大风呼啸而来,只一瞬间他就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正处于半空,直落山顶。这种高度,对于楚非云这样的高手而言,根本不值一提。

他身体一折,凌空虚渡几步,便如落叶般翩然降至山顶。“又穿越了!而且一样是从空中落下,难道我就跟天空这么有缘?”楚非云抬头仰望一眼,不知是自嘲还是感慨。

山上很是偏僻,自然渺无人烟。楚非云呼吸着,相对于那个古代世界略有些浑浊的空气,心头很是兴奋。

他激动之下,身形一闪,犹如鬼魅般,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山顶,在树林间,如一道疾风般而过。“嗖”一声,楚非云急急冲出了树林,因为他看到了盘山公路!“真的是公路!哈哈哈哈,我胡汉三,啊不对,是我楚非云终于回来了!”楚非云激动得大叫起来,就差手舞足蹈了。

自从境界高了后,就很少有如此失态的举动,不过他想到自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,这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。发泄完后,楚非云才平静下来,脚下加速,顺着盘山公路下山。

虽然路途有些遥远,不过顺路下山,对他而言也算轻松。借着高山之势,他也远远看去,就发现一座繁华的大都市,只是距离实在比较远,饶是他的目力,也看得不太清楚。

这个发现,让楚非云异常兴奋,体内真元运转,身子腾空而起,仿佛御风而行般,几乎足不点地。下了山来,顺着公路走,楚非云有些痛苦地捂着额头,叹道:“这里好远啊,就算用轻功走上高速公路进城,也绝对要不少时间啊……看来,只好试试顺风车了!”便沿着公路走,楚非云边注意来往的车辆,一发现有车驶来,就立刻伸手竖起大拇指。

只是那些车主门一见楚非云,反而立刻加快速度,飞也似的跑了。“喂!这算什么?不载我一程也就算了,怎么还逃得那么快,像见鬼一样!”楚非云连续碰到几次这样的情况后,终于忍不住有些不满地嘀咕起来。

打定主意,再来一次不行的话,他直接跳上车顶算了。正巧一辆运货的卡车驶来,见到楚非云的手势后,居然真的停了下来。

高兴之下,楚非云连忙跑到车门旁。车门一开,只见一位胡子乱糟糟的中年大叔,探过脑袋道:“小伙子,你是要搭车?”“对对对!”楚非云见这大叔虽然衣着杂乱,形象不怎么好,还带点猥琐,不过人不可貌相,这大叔心底应该不错,好人哪!“你也是去H市?”大叔问道。

楚非云连连点头,对他而言,去哪个市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进城就行!那大叔笑眯眯地点点头,很豪爽地道:“上来吧,我送你一程!”“多谢多谢!”楚非云几乎下意识要抱拳行礼,不过幸好及时想起来,这是现代社会,连忙借势扶上车门上了座位。门一关,那大叔先是打量了一下楚非云,让他觉得有些别扭,却突然听大叔道:“我说小伙子,你怎么穿着古装,还戴着假发,演戏还是干什么?很容易被人当作神经病啊!”“啊?”楚非云想起之前那些不肯载他的汽车,不由恍然,随即暗自苦笑。

不过他脸上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,毕竟他的心境修为很高,算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俗称脸皮超厚。只见他目光微凝,故作深沉道:“其实,我是一个演员!”“哦!难怪了!是摄制组出来取外景吧?怎么会把你一个人留在外面?”大叔一脸恍然道。

“这……一言难尽啊!”楚非云只能故作叹息地回了句。大叔倒没有细想,拍拍他的肩道:“没事!来,我这里还有几件旧衣服,你换下这身戏服。

不然进了市区里,别人还真以为你是神经病了呢!”“那怎么好意思……”楚非云心中不由叹了一声,果然是好人啊这猥琐大叔。“没关系,反正都是我的一些旧衣服,本来这趟货跑了后,能赚不少,就打算扔了。

现在给你穿,也算是废物利用!”大叔哈哈大笑起来。“……”楚非云嘴角抽了几下,终于没有说话。

那大叔一边开车,一边拿起一瓶小酒,灌了几口。直看得楚非云“心惊胆颤”这算是酒后驾车了吧……趁着大叔专注于开车,楚非云飞快地换了衣服,顺便把一头长发塞入后衣领,等进了市区找家店剪个头发再说。

无意中见到车窗前有扔着一些报纸,楚非云抬手拿过最上面的,正想看看有什么新闻,却蓦然被报纸上的日期给吓到了。报纸上清清楚楚写着,2017年5月12日,楚非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……不甘心之下,楚非云装作不经意地套问了大叔一些事,自然是他穿越离开的那年以及那年之前的一些事。

可是大叔漫不经心的回答,却让楚非云心中升起滔天大浪,因为大叔说的那些事,与自己印象中所知的历史大为不同,也就是说,这个世界并非他原来那个世界,准确的说,很可能是与他原来那个世界非常相似却又有所不同的平行世界。“天哪……神啊,救救我吧……”

楚非云低着脑袋,很是消沉地喃喃自语道。卡车进了市区的一个货厂,大叔着人卸货,楚非云也走下了车,谢了大叔一声,就无奈地离开了。

虽然一开始,他很失望,自己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平行世界,不过很快他就调整了心态,反正他对原来那个现代世界并无太多牵挂,何况现在也算是回到了现代……不过是2017年,比他穿越的那世界,要先进十年多呢。好歹也是一代盗圣加武神,可惜楚非云发现,在这个现代社会里,实在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!走到繁华的大街上,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建筑、行人、车流等景物,楚非云也不由得感慨起来。

身上身无分文,别说理发了,吃饭都成问题。虽然以自己的身手,要施展妙手空空自然非难事,但好歹盗亦有道啊!看了看太阳,楚非云估计时间大概已过正午,无处可去,他只能随便走走,先熟悉一下。

大约走了大半个小时,拐进一个巷子里,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休息,却突然听见一阵争吵声。好奇之下,楚非云顺着声音走了过去,却见到几个穿着打扮明显像是流氓的家伙,正围着一个年纪轻轻,一看就是个大学生的人。

“兄弟,我们只是借点钱花花,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一个看似领头的家伙,嘴里叼着烟,神色有些狰狞地笑道。“想敲诈我?没门!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!”那大学生模样的青年,用很坚决的声音道。

楚非云不由暗赞一声,有骨气啊!他连忙靠近,准备出手教训一下那些敲诈钱财的流氓,但是一见那青年,顿时傻眼了。“井严?”楚非云真怀疑自己有没眼花,那青年长得非常像自己的兄弟音井严,只是留着一头短发,从脸上看,也明显要稚嫩一些。

毕竟与音井严相识之初,他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个跑惯江湖的独行侠,经历颇多。只见那青年不畏对方人多,哼声道:“别以为我怕你们,你们也就仗着人多罢了!”“老子就仗着人多又怎么样!他妈的,兄弟们给我教训他!”那领头人“呸”了一口,指着对方,狠狠骂道。

“找死!”“真是犯贱,居然敢不给我们大哥面子!”立刻其他几个流氓就围了上来,那青年退后一步,额头微微渗出汗水。他知道如果对方是一个人,那还好办,可是对方人多,自己恐怕躲不过这一劫了。

楚非云见状,摇了摇头,就直接走出去,大声道:“你们几个兔崽子,年纪不大,学人敲诈勒索,你爸妈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吗?”那领头的转过身,见到楚非云,先是一怔,随即发现他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不由恶狠狠道:“臭小子,多管闲事,不想找抽,就赶快滚蛋,少碍你大爷的眼!”“哟呵!还是第一次,有人敢这么跟我说呢!”楚非云并没有动怒,他现在涵养好得很,对于这流氓的话,更多的是好笑。“笑你妈!”那领头的没出声,有一个小弟却先提着一根铁管上前,准备教训楚非云。

见对方居然这么狠,还拿着铁管,如果普通人,很可能被对方打成重伤。想至此,楚非云眼中掠过一丝寒光,突然身形一动,朝来人靠近,闪电般探手一抓,就将对方手中的铁管给抢了过来。

那人愣愣地看了看自己空着的双手,楚非云淡淡一笑,左手竖起那根铁管,右手成手刀,猛然一记斜切。“叮”一声,半截铁管如被利刃般切开,直接飞至半空,转了好多圈,才掉落地面。

随即,又见他屈指一弹,将握在手中的那半截铁管,弹射而出,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。只见那半截铁管,直直地插入混凝土墙,连铁管的管身,都在高频率的颤动。

那貌似音井严的青年与那些流氓们倒抽一口凉气,全部看得目瞪口呆,下巴都快掉地上。楚非云朝那领头的家伙笑了笑道:“现在觉得我能不能多管闲事?说起来,我还真没试过,到底是人骨头硬,还是这铁管硬,是铁管硬还是墙壁硬,你们不介意,今天就让我试试吧!”那些流氓被吓得,后退一步,浑身冷汗,那领头更是连连摇头,结巴道:“对不起……大哥……我们有眼不识泰山……您就把我们当成屁给放了吧!”“这样啊!好吧,反正我也没兴趣蹂躏你们这种垃圾货色!”楚非云故作思考了一下,就摇头叹息道。

“谢谢!”流氓们现在简直就觉得楚非云是观音菩萨,真是慈悲为怀。可惜他们脚步刚动,正撒腿跑出,就听楚非云突然道:“慢着!”那领头的流氓心头一惊,控制着颤抖的身躯,硬着头皮转过身,小心翼翼地道:“这位大哥,还有什么吩咐……”楚非云摸摸肚子,轻描淡写地道:“我今天还没吃过饭呢,刚才又因为你们,做了一番‘剧烈’运动,你看这……”“是是是!我知道该怎么做了!”那流氓根本没有任何其他想法,早已经被楚非云吓破胆了。

他连忙叫手下把口袋里的钱都摸出来,抖着手交给楚非云道:“这位大哥,这些钱就当作我们孝敬您的,兄弟们手头紧,也没多少钱,请大哥海涵!”“嗯!你倒挺会做人!走吧,下次别让我看见你们敲诈,听见没!”楚非云煞有其事地接过钱,随口道。流氓们如获大赦,当下一溜烟就跑了,估计以后见到楚非云,也绝对会退避三舍,随手都能切断铁管、将铁管插入混凝土墙的人,那是好惹的吗?看了看手中一把钱,随手往裤袋里一塞,就朝那青年望去。

那青年见状,先是一惊,虽然回过神来,突然闪到楚非云面前,一把抓住楚非云的衣角,声情并茂道:“老大!我决定了,以后跟你混!”“啊?”楚非云被他吓了一跳。“老大!你收我做小弟吧,以后有老大在,我就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了。

老大,你太厉害了,简直比少林寺的真功夫还牛啊!连敲诈勒索的手段,都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!老大,你收我吧!”这小子双眼直发亮,口若悬河地道。楚非云狠狠揉了揉眼睛,他真怀疑眼前这家伙,与刚才颇有骨气的青年,完全是两个人,难道是人格分裂?“什么敲诈勒索,你可别把我当成那种三流人物!就是要做,起码也该偷个价值连城的东西,才算入流!”楚非云听他所言,不由反驳道。

他好歹也是一介盗圣,轻功独步武林,天下无不可盗之物,就是皇宫他也摸进去过。“老大,像你这么英明神武、风流潇洒之辈,自然不屑与流氓混混等下三烂人物为舞!”这小子连拍马屁,都拍得道貌岸然。

楚非云实在有些汗颜,不过遇到长得像音井严的人,可算是缘。想了想后,觉得音井严以前也是跟着他混,这个世界的他也跟着自己混,并无不妥,于是他点头答应道:“好吧,你以后跟我混,不过你叫什么名字?不要告诉我你叫音井严!”“呸呸呸!老大,这么有歧义的名字,我爸妈怎么会取?我叫任滔,任意的任,滔滔江水的滔!老大你叫啥?”任滔连连摆手,义正严词道。

“我叫楚非云!”楚非云来到这个平行世界后,终于结识了第一位兄弟……

作者感言

楚隐

楚隐

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!

目录
目录
设置
阅读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反馈
反馈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