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收藏后,可收藏每本书籍,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

第一章

初蹈孽海 佚名 7520 2022-12-02 17:02:19

“你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,合格!什么时候跟我去啊?”美琪在电话里催问。“呃,”我实在是有点后悔,怎么突发奇想去做这种冒险,说不定这小妮子从中会得到不少好处呢。

我和美琪认识才一年多,那时我刚中专毕业,到一家单位做打字员。因为我的身材高挑,相貌也不难看,而且也会几句英语,所以很快老板就把我当秘书对待了,经常带我一起陪领导或者客人吃饭跳舞什么的。

那回是老板和我两个人单独约请一位重要客户,中道老板出去方便,包房里就只剩下我和那位客户了,可能是故意为了避闲,老板离开的时候没有带门。这时美琪正好和一个男人从门前走过,那个男的跟我们的客户显然很熟,就进来坐;其实我看见他进房的时候,手刚好从美琪的裙子里拿出来。

在两个男人谈得起劲的时候,美琪坐到了我身边,她说:“你长得真美!干了多长时间了?”我以为她在问我工作了多长时间,就告诉她才不到半年。她说:“怪不得你的脸那么嫩呢,象个纯情少女。

不过象你这样的条件,肯定会红的。”我几乎没听清她的后半句话,因为一听纯情二字我就心里一紧,于是我敷衍了她几句什么,但她似乎和我很投缘,我们聊了一些女孩子的话题,发现彼此都有同感,后来她还给我留下了手机号码。老板回来了,三个男人又聊了一会,美琪和那男人就离开了。

再见到美琪是她约我去听演唱会,言谈之中我忽然意识到:她是一个妓女!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的,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竟和这样的人交了朋友。而且她显然也把我当做了同类,不时还问起我的“生意”。

这时,我的虚荣心似乎占了上风,既然她把我当成了妓女,我也不能就这样缩回去,于是竭尽自己的想象,给美琪描绘了自己的卖淫“经历”。这些编造的谎言居然让她听的津津有味,还不时给我介绍她的经验,于是我们就姐妹相称了。

(看精彩成人小说上《插久网》:https://x9wang.com)

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,直到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,“呀!莹莹,你还在机关干哪?有啥意思啊,下班到我这儿来玩吧,我想你了。”其实我也觉得她很有趣的,也可能是我对妓女的生活有一种好奇心吧,我就如约チ怂淖〈Γ闹勒庀伦泳腿腔錾仙砹恕?br]美琪的房子是一个二室一厅的套间,装修得很豪华。看者我羡慕地看这问那,美琪也十分得意,晚上我们俩一起喝了酒,其实我的酒量很好的,看来她也不错。

趁着酒劲,我问:“这得不少钱吧,你怎么挣的?”

“傻嬖!咱这号人,还能靠啥,不就是卖肉嘛?”她似乎也喝多了。“可我干这长时间也没挣着钱哪?”我试探着问。

“你是没找到好客人,象你这么在外面混,就象我以前那样,担风险不说,让人折腾够戗也挣不来几个臭钱!”她又喝了一口。“我现在就在一个俱乐部做,客人他们帮联系,收入分成。

客人都是体面人,干净是不用说了,出手也大方。怎么样,和我一起干吧,我给你介绍。”我装出一付犹豫的样子,她又说:“还有呢?进去后可以先预支工资的,我再借你点你现在就可以买个单间住着。

怎么样?”可能是酒精的作用,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单位集体宿舍破败的样子,一个十多平米的房子里住着六个大姑娘,而另一幅漂亮的单间住房也浮现在我眼前,我居然觉得自己从前就是一个妓女,现在可以到一个更好的地方去做了。于是我使劲点了点头。

从此,我的生活就彻底改变了。美琪说那个俱乐部很讲究的,为了防止性病传染,所有的妓女隔半个月都要检查一次,新加入的也是一样,要做化验,就带我到了一家部队医院抽了血,留了尿。

这不,结果一出来她就来催我去面试。“好吧,咱今天就去,你可别把你小妹给卖了啊!”几分探险的好奇心,几分逼上梁山的无奈,我只有先答应她了。

美琪领我去的地方是一座独立的二层小楼,邻近的似乎都是部队的地盘,不少院子门口还有警卫。我们一起上到楼上,美琪敲了敲一个房门,我们就走进去。

里面象是一个办公室,有四五个桌子,一男一女正对面桌坐着写着什么。美琪对那女的说:“惠姐,这是我的铁子,莹莹,来叫惠姐!还有王哥。”我向他们点头,叫:“惠姐,王哥。

请多关照!”惠姐抬头看了我一眼,“哦,好靓,身材也好,我看着都眼热,是吧,哥们!”说着还跟王哥眨了眨眼。王哥的眼睛从我的脸上一直扫到小腿,最后停在了我的胸部,他笑着扶了扶美琪的腰:“你俩不是亲姐妹吧,长得蛮象的,都有一付好身材。

不过这下小琪你可就被比下去了。”美琪说:“行了,我本来就没进你的眼眶子嘛。快干正经的吧,给咱莹莹拿个表。”难怪美琪一直说那个俱乐部怎么怎么正规,他们居然还印着招聘的表格!我接过一看,标题是《丰海俱乐部成员登记表》,厚厚的竟有十来页。

美琪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房间,指点我填表。开始的两页和我以前见过的招工表差不多,有姓别年龄家庭成员身体状态什么的,只不过有些地方出了古怪:上面居然印着“是否处女(男)”,“初次性经历年龄”,“性工作经验时间”等内容。

看见我直在那里发愣,美琪说:“怎么了?在机关工作没见过这样的表格?”我说:“琪姐,你别逗我了。快帮帮我怎么填吧。”美琪就指点我说,姓名栏不用填真实姓名,用假名就行,我就写了莹莹;然后又填了体检合格等其他项,美琪的手指在“是否处女(男)”那栏笑嘻嘻地看着我,我感到我的脸红了,但很快镇定下来,就写了“否”字,当在初次性经历年龄上写下16的时候,美琪的嘴立刻变成了O型:“哇!有没搞错!你好前卫哦!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?”我能感到我的脸简直是在发烧,嚅嚅地说:“你又没有问过我。

呃,琪姐,你是什么年纪破的?”美琪笑笑:“先填你的吧。你干了有一年多了吧,就填两年吧。”接下去就有意思了,有几页是关于性爱好和性禁忌,比如喜欢的体位,使用的避孕工具,性交时间等等,全是一些选择项,简直就象在考试。

我在大多数体位上都画了勾,尽管其中有一些我还是头一回见到,美琪就笑着劝我少勾几个,免得以后上阵应付不了,我这才知道他们会根据这表的内容给妓女们配客人。我一直就讨厌用避孕套,所以打了叉,但美琪说有的客人会因为安全的考虑坚持用套,所以最终要随客人的意思,我就说那就是说白填了,美琪说不会的,这会增加你被同样不愿带套的客人选中的可能。

后来我看见了“肛交”这个词,就打了叉,美琪就夸我聪明,说她现在还经常吃亏,就因为当时漏画了这个,天知道怎么有这么多男人愿意走后门。接着是“二合一”,我就问:“琪姐,二合一是什么意思?”美琪答道:“就是两个同时伺候一个客人。”我说不行,看到我一个劲地画叉,她又劝我少画点,免得让人觉得你太挑剔,我就勾了下面的“一对二”并假装老成地说,这就是自己伺候两个客人吧,美琪点头,我就说我肯定行,再多点也成。

美琪笑着说:“你以为不会给你安排呐?等着好看吧!”我激灵了一下,有点后悔,不过还是硬抗。费了好大劲填完了表,美琪就领我去见老板,她交代我一切照他做的学,给老板一个好印象,赚钱就会容易许多。

我知道这肯定是她的经验之谈,点头答应。我们敲门进去的时候,只有一个男人坐在班台后面,美琪甜甜叫了一声“华哥!”,并把表交给了他,“这就是莹莹。”华哥就从班台后面走出来坐到沙发上。

美琪跟着到了旁边,双膝跪在沙发边,并给我使了个眼色,说:“怎么还不叫华哥?”。我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表格中理清头绪,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,这时,只叫了一声:“华,华总。”华哥看了看我,点了点头说:“叫华哥听起来舒服点。”又回头问美琪:“怎么小琪你没教过你的小师妹?”美琪有点害怕的样子,说:“哦,我,我是怕把她吓坏了,她可是刚出道的。”我连忙接过来说:“琪姐已经教过我的,可是我一紧张什么也忘了。”说着便走近沙发,在华哥的另一侧跪下。

华哥点点头说:“你还很会说话。”他的右手就抚到了我的脖子,并在耳根,肩背抚摩着,一边看着表格。也许是紧张,他的抚摩居然立刻让我有了感觉,我的胸口一阵发涨,心想,难道立刻要让我出丑不成?这时华哥的手停了,又绕到了前面抬起了我的下颚:“你的父母双亡?”我说:“是的,地震的时候,我才两岁。”华哥说:“一个人没有牵挂也是好事,可以自由一些,是吧?”接着他又说,“你的条件不错,以前是自己单独做吗?”我答是的。

于是他又问了我一些以前的事情,我照给美琪编过的谎又添油加醋一番,这时连我自己也相信自己是一个名妓了。翻完了最后一页表,华哥的手又放到了美琪身上,这时美琪的整个脑袋几乎都已经进了华哥的怀里。

这时,华哥说了一句我等了好久又极害怕听到的话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这语气显然是不容抗拒的命令。我看见美琪也在看着我,眼里似乎有一丝担心。

我并不太胆怯脱光,毕竟做过三五年艺术模特了,这我还没对美琪提过。那天我特意穿了一件蝙蝠袖的长袖短紧身衣,下身是网球裤,腰部连肚脐大约有一掌的地方漏着。

我站了起来,先拉开后面的拉练,再背转身去,脱下了上衣。我的身体虽然很瘦,但乳房却发育得很好,高高的富有弹性,经过刚才的刺激,微微有些涨痛,现在失去了束缚,顿觉轻松许多。

我转回身去,华哥的眼睛似乎不在我身上,但美琪的眼神分明在告诉我:继续脱!我再次背转身去,把衬衣放到另一边的沙发上,开始脱鞋,然后是长袜。接着我拉开了短裤的拉练,裤子很紧,需要左右晃动才能褪下,这时我似乎听到了华哥翕动的鼻翼。

当我第二次转向他们的时候,身上就只剩下乳罩和内裤了,我特意穿的是我那套唯一的黑色名牌内衣。华哥这时的眼光已经盯在了我的脸上,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记得以前上写生课的时候,那些学生在这时从不会紧盯我的脸。

我想他是在看我的反应,我得继续伪装抗下去。于是我又一次背转身去,摘掉钩襻,取下乳罩,最后除下了内裤。

裤子中间已经有点湿了,我就把它掖到了衬衣下面。再转身,我就听见了美琪的声音:“达达达当”一付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华哥推开怀里的美琪,说:“小姐很有表演天才嘛,怪不得表里填了可以做脱衣舞。”我有填吗?我心想又有麻烦了。果然他说:“来,和我跳一曲。”说着就站了起来。

美琪便去开音响。音乐还没响起,华哥就已经站到了我眼前,他不经意地摸了一下我的乳房,说:“你的奶子不错的。”我不禁羞红了脸,因为低头看到自己的乳头已经变红立起,乳房也涨了起来;我可从来没有光着陪别人跳过舞,真有些后悔来这儿,想到接着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,我的身体不由得一颤。

华哥察觉了,问:“冷吗?小琪,把空调调一下!”音乐是慢四,华哥带着我开始跳了,美琪则自己在吧台倒了一杯酒在喝。开始我们是标准的交谊舞姿势,可他的手却不断地抚弄我的腰部,后背,最后便集中到了我的屁股上。

他的舞步有些怪怪的,我从来没学过这样的舞步,但勉强还能跟得上;在臀部上捏弄的劲道让我痒痒的,不知觉中我只有把身体向他靠近,我们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。华哥放开了我的右手,改成双手扶着我的腰,我也就把双手环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“小美人,你的个子好高啊,光着脚还跟我差不多呢?”他在我耳边说。“啊,”我真的手足无措,光着屁股跟人跳舞,还能说出什么话来?“你知道到这里来工作要做些什么吗?”做什么?我现在又在做什么?脑袋开始迷糊起来了,我抬眼看了看美琪,她拿着酒杯在朝我笑,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和华哥紧紧地贴在一起了,小腹上感到了一个硬硬的压力,我知道他也来劲了,于是勉强地答道:“还不就是陪人睡觉!”一眼瞥到了美琪不怀好意的笑容,我鼓足最后的勇气,又加了一句:“让人操呗!”“哈哈哈哈!”他们两个都大笑起来,华哥搬过了我的脸,说道:“你真挺逗的,不过以后还有很多你没做过的事要你做呢!”我还在懵懂,他就接着把嘴对准了我的唇,我还从来没有这样被人抱着接吻呢?还没做出任何反应,他的舌头就钻了进来,一直顶到我的后牙,我下意识地也伸舌头对抗,我们就吻在了一起。

他的手还在我的屁股上抚摩着,但开始时痒痒的感觉现在已经消失,我整个人几乎都靠在了他身上,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,只是机械地移动着物步。忽然,他的手在我的腰部推了一下,我顺着这股力量就脱离了那个长长的深吻,还沉浸在回味中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已经跟着转了180度,变成背对华哥了,他的手环抱着我,在前面分别握住了我的双乳。

激情荡漾的乳头在揉捏中感觉格外的舒服,我无力地向后靠去,几乎是半躺在他的怀里。我的双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最后只好随便地握在了他的手上。

他的手又慢慢地移过我的肋侧,肚脐,腹部,直向我的私处。我忽然感到混身发热,一股热流从心口流出,直向下腹,心里暗叫:“不!不!怎么办,这下可出丑了!”想伸手去阻拦他的手,却一点力气都聚不起来。

华哥开始轻轻地揉搓我的阴毛,我已经感觉那里湿了,接着就感觉到华哥的手指伸进了我的阴道。周围一切都仿佛不存在了,我的舞步好象也停了下来。

突然,我被猛地推醒过来,原来音乐已经停了,华哥松开我径直坐回沙发。美琪及时地跪着递上纸巾,他就擦了擦手。

我这时狼狈不堪地挪回来刚刚跪好,想跟美琪也要块纸巾,却被华哥拦住:“忙什么!你再做个自摸我看看!”迷茫中我还是明白了他的命令,心里实在不想做,可下面的确痒痒的,又想用手去弄,美琪给我使了个眼色,说道:“莹莹,你好福气啊。这里的姐妹很少能有和华哥接吻的机会的,而且你只是在面试。”于是说拒绝的那个我就不复存在了。

我的左手轮番摸着自己的双乳,刚才华哥推开我的刹那我真想在沙发上蹭一下。右手便伸向了下面,这次我是跪坐着。

不是脱光之前象美琪现在那样直跪,所以手一下子就放到了大腿边。淫水已经有流出来的了,大腿两边都湿了,我用手掌暗暗地擦了擦,就直接放到了小穴上。

我太想要了,事实上我已经有三年没有做爱的体验了,甚至因为住集体宿舍,连自慰的机会也只有一两次。我的手放上去后,那里又是一股热流,而且更痒了,我也就顾不得旁边的眼睛了,开始用力地揉搓自己的阴蒂。

跪着的姿势也变成了一腿曲,一腿前伸,身体斜倚在沙发扶手边,嘴里开始发出了淫声。终于,泄了,通畅之余我羞愧难当,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?涨红着脸低头跪坐着,倒是美琪过来让我摆脱了困境:“莹莹,你真棒!起来吧,我领你去洗手间。”我就跟着她进去,她还顺手拿了我的衣裤,鞋袜。

“琪姐,谢谢你。”我一下子哭了出来。美琪说:“傻嬖!别哭了,你表现不错,呆会儿定身价你准保比我进来的时候还高!”我就开始淋浴,美琪一边帮我一边跟我讲以后该怎么做。

她说:“以后脱下衣服别往客人床上或者座椅上乱放,他们可能会嫌你脏,就丢在洗手间好了,不过以后你也不会有太多这样的机会了。”我问:“什么意思?没有什么机会?”美琪说:“脱衣服的机会呗,过两天你就明白了,先卖个关子吧。当然可能会让你跳脱衣舞,这倒是机会。”我说:“你又幸灾乐祸取笑小妹。”她说:“哪里,我嫉妒还来不及呢?哎,你的阴毛又密又长,天生的吗?”我说:“以前做模特要求剃的,结果越弄越多。”她说:“那好啊!有的客人洗澡专门喜欢借用小姐的阴毛抹肥皂。”我说:“别说了,太恶心了。

真遇到可怎么办。”她说:“这就得认命了,不过咱们既然干这行就豁出去了。而且在这儿你千万不能有一点违背客人命令的事,不然弄不好连小命也保不住!”

我的心咯噔一下,看来是进了狼窝了。穿了衣服出来,华哥已经不见了,坐着另外一男一女两个人,美琪介绍说那是摄影师和灯光师,他们要给我照相。

我说我的衣服有点脏了,怎么办,美琪笑了笑说,没关系的,他们要的是供客人挑选小姐用的,是裸体照片。我听了大吃一惊,可事已至此,人已经在人家这儿了,又是自愿的,出丑的事情也做了,就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于是他们开始布置灯光,看样子都很在行,有板有眼的,美琪就和他们边聊着天,不时还瞟了我两眼。那个男的拿起了照相机,给我摆了几个姿势拍了,又叫我自己随便选位置,我选了吧台端了酒杯喝酒,还有在鱼缸边观鱼。

接着那个女的就说:“可以脱了吧。”声音很低,但很严厉,在我耳边不亚于一声震雷。朦胧中我没有一点反抗的勇气,心想早知这样刚才何必穿上,就动手去拉后面的拉练。

这时美琪在后面拉了我一把,我就顺势被她拖进了洗手间。“别这么无精打采的,照好了客人才会欣赏你,买你的钟,这是窍门,要等着坐台的时候结识新客人,做到累死你也挣不到大钱的。

快脱吧。”美琪说。我脱去衬衣和鞋子,刚要脱网球裤,美琪就说:“行了就这些吧。”说着把我推出门外。

就这样啊,我松了一口气,原来不是全裸,却又有些怅然。见到那个男摄影师眼睛亮了一下,变得兴奋起来,连着变了几个角度给我拍,那个女的则仍是一脸的漠然,我细看了她一眼,觉得也是个美人胚子,只是身材矮了一些,显得有点老。

几张拍过,我的长袜也褪下了,有个姿势就象是给丝袜做广告的那个国际名模,怪有趣的,我刚刚有点从恐惧中解脱出来,就听那女的说:“拍正经的吧。”于是我一下子又跌入深渊。又是美琪领我进了洗手间,这次她告诉我全脱了。

我照做。出去时那个女的正候在门口,她伸手摸了摸我的乳房,说:“这骚货,奶头都立起来了。”我很生气,美琪却笑着说:“你不知道,华哥刚刚跟她亲过嘴呢!这会她还在想华哥呢!”他们开始给我摆姿势,我感觉那女人听美琪说过那句话后对我的态度有点变温和了,这次主要是以大床为背景,趴着,仰卧,坐着都有,最让人难堪的是几张我仰天躺着的姿势,那女人把我的大腿掀的高高的,似乎镜头直对我的私处,更有一次她还伸手扒开了我的阴唇,又让我做出自慰的样子,但这次我一点心情也没有,只是做做样子而已。

舞弄了大半天终于结束,结果照了整整一卷,他们说要拿去冲,美琪就让我跟他们说谢谢,我说:“辛苦了!”那个女的摸摸我的脸,说:“你是挺美。”那男的则顺势胡乱抓了我的乳房和臀部几把。我又进去洗了洗,然后穿上衣服出来和美琪一起喝白兰地,过了一会儿华哥回来了,他说:“照完了?”我和美琪连忙放下杯子分别在他的两膝前跪好,回答:“照完了。”他递给我一个寻呼机,说:“你就来上班吧,薪水是每月四百,工作时间是每周五晚上六点到周日晚上,其他时间算加班,每天一百。

你头三个月就跟着你琪师姐学,以后她会教你。你的钟点费先定一小时五百,三七分成,俱乐部每个钟会给你记一百五,客人的小费就靠你自己去挣了,俱乐部不提成。

以后你做好了价码还可以加,象你师姐现在就是七百五,四六分成,对吧?”他回头看美琪。“华哥真还记得我。”美琪得机会就发骚。

华哥接着说:“除了周末上班时间,其他时候只要寻呼机响,当天晚上你就要来加班。另外开始三个月里我们可能会找人给你训练技巧,你师姐有客人的话也可以带你出来陪,不过没有报酬。”这么一大堆啊!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华哥接着说:“你可以先提五万块走,处理你的债务,一会儿到小惠那里领就行,还有问题吗?”我和美琪就站起来,给他鞠了躬就走出房门。我问美琪:“他说什么债务啊?”美琪说:“我跟他说你欠了债才决定进来做,这样可以多支点钱,只有你一直干,这笔钱是不用还的。”我又问:“我也忘了问寻呼机的号码。”她说:“傻嬖!传你你就来就是了!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号码!”

作者感言

佚名

佚名

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!

目录
目录
设置
阅读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反馈
反馈
指南